当前位置: 大理频道/ 社会
“一带一路”战略下大理新千年世界“文艺复兴”
2015-06-18 18:39:42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从2014年7月2日在人民大会堂召开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媒体合作论坛上“大理:一带一路西南先驱”的定位,到2015年元月习近平主席来大理、昆明提出了“云南主动服务和融入国家发展战略,建设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大理正以厚重的历史、特殊的地位与国家战略相融,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相衔接。宋明之后,中国出现了文化的衰退,由于19世纪中叶以来中西文化的大碰撞和社会的大变革促使了20世纪初至40年代“中华文化第三次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大时代,大师云集,海纳百川,硕果累累。虽然上世纪下半叶改革开放初期的思想大解放出现了“文艺复兴”的短暂迹象,但随着“金钱和功利”风潮的洗礼逐渐淡出,“文化和艺术”在内部和外部被“功利化”渗透、融合、拌杂。在深受“雾霾”、功利和喧嚣的都市,20世纪末、本世纪初一批又一批心灵尚未受其污染、洗劫的文化人士和艺术家门开始了他们海外和乡村的不同迁徙,“逃离北上广”,一时之间,一座座几乎接近抗战时李庄、北碚的小城、村落开始焕发着它们积攒千年的力量和魅力。在这些当中,昔日被中原史家和文人视为“边疆、落后”的云南成为了“梦”与“回归”的理想之地,大理则成为了大批艺术家们“生态移民”、“精神移民”的圣地。

由于自然生态、人文氛围、社会发展等,在当今已引发了一场深层的精神和环境危机,导致了信仰和理性、回归与环境的不幸分离,这种分离亟待调和,而此时的大理被视为当今“心灵的圣地、艺术的天堂”,能够在物质环境与精神回归两个相对分离的世界之间架起一所人与自然、梦与现实合一相融的桥梁。

笔者耕植文化,着眼时代,用学术和实践来倡导“文艺复兴在云南,新千年的第一个佛罗伦萨在大理”。

大理,曾是中国古代面向印度洋的中心城市和国际化城市,它的魅力也极具印度洋文明与太平洋西岸华夏文明交融之精华。公元9世纪,以大理为中心建立了覆盖西南、连接两洋的南诏城镇网络与陆海交通体系,从地中海沿南北丝绸之路到大理,或经海上丝绸之路与南诏通海大道将大理、南中国海、安达曼海、孟加拉湾、阿拉伯海岸、地中海相连接,这就是古代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连接、相汇在大理的辉煌见证。大理,承载5000年洱海文明和516年南诏大理六朝古都的圣地,公元8—12世纪以多元、包容、开放的胸襟和态势创造了具有世界影响、区域引领及兼容健陀罗艺术、古印度文化、华夏文化、拜占庭和波斯文化的南诏大理文化艺术之辉煌。以南诏大理释儒文士集团、杨氏和张氏雕刻绘画艺术“释匠”世家为代表的文化艺术家群,《南诏中兴二年画卷》、《大理国张胜温梵像卷》、《大理国维摩诘经卷》、石宝山佛教石窟造像艺术、地藏寺大理国石幢雕刻艺术、南诏德化碑与法藏寺南诏大理国经卷书法艺术、五华楼和崇圣寺建筑艺术、《国史》、《巍山起因》、《铁柱记》、南诏奉圣乐、五华爨弄及杨奇鲲、段义宗诗文等文化艺术精粹,誉冠东西、蜚声中外。

公元13世纪末-17世纪初,以意大利佛罗伦萨、米兰、威尼斯为中心爆发了欧洲文艺复兴,促进了整个欧洲工业革命和世界的大变革,笔者研究认为这一千年的首个文艺复兴将在东方的西南点燃,意大利点燃的文艺复兴是以复兴古希腊、古罗马古典主义文化的思想解放运动,而新千年的文艺复兴则是以印度洋文明与华夏文明相交汇的生态与人文思想的复兴,它的中心就在大理,并在不久的将来以其不可复制、独特而强大的磁场和自在、宽容、绝版的自然人文生态体系吸引五洲、引导东西,共同燃起伟大文艺复兴的熊熊烈火,沿着古老的南方丝绸之路、南诏三条通海大道的足迹,借助国家当前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复兴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强大推力,实现复兴,成为中华文化伟大复兴的西南实践。

高瞻远瞩谋划未来,国家战略纵横东西,笔走龙蛇墨洒五岳,以大理为中心,缔造“大理模式”——中华文化伟大复兴、“一带一路”“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西南示范区,以此策划、突破、推进、变革,最终实现新千年世界文艺复兴的世纪源点和燃点。在种种文化形态及艺术形式的融合与碰撞中,多元、包容、开放的千年文化圣地乐土——大理,便是集聚和吸纳各家各派精华、理念、异见的土壤,正如一座万年的活火山积聚岩浆等待着万火四溅、轰然爆发,大理宛如上一千年欧洲文艺复兴的佛罗伦萨,正肩负和准备着中华和世界文艺复兴的世纪之光,从而看到民族创新、文化崛起、全球价值理念的未来曙光。

定位与核心:

上一千年欧洲文艺复兴的发源地—意大利

新千年第一个世界文艺复兴的发源地——中国云南

上一千年欧洲文艺复兴的心脏——佛罗伦萨

新千年第一个世界文艺复兴的心脏——大理

云南——(“一带一路”战略的定位)面向南亚、东南亚的辐射中心

大理——面向南亚、东南亚的文艺辐射中心

上一千年欧洲文艺复兴的核心是人文主义精神,以人为中心而不是以神为中心,肯定人的价值和尊严,寻求个性解放,反对愚昧迷信的神学思想,倡导追求生活幸福为人生目的。

新千年第一个世界文艺复兴,以大理为心脏的中华新世纪文艺复兴,也可称“大理文艺复兴”或“云南文艺复兴”。大理文艺复兴的核心是自然主义精神与跨界艺术,以自然生态和人文生态的和谐共融为中心,跨学科、跨领域、跨文化的新艺术成果,寻求自然与回归,反对纯功利主义思想,倡导追求人性的回归,回到自然与人的“天人合一”的理想境界。

内涵与形式:

首先是亚洲的文艺复兴,极具东方智慧和理念,又兼具西方的思想与艺术,在传统与现代中倡导自然、和谐、回归,倡导人在物质欲中的解放,倡导对万众生灵的慈悲,放下涂炭生灵、毁灭自然、遗弃历史的利与欲的追逐,放下、解脱、回归直到最初的本原和心灵……..

其后是以包容、交汇、融合、创新,沿着古代连接东西方文明的陆海大通道,将沿线消失的、残留的、兴盛的、亟待兴起的,无论是何样的地域、何样的民族、何样的文化,以大艺术之笔、跨艺术之界、以大智慧之著,来构建…….

“大理文艺复兴”是以大理为新千年世界文艺复兴圣火点燃之源点,而不是一个地方或周边区域的文艺复兴,更不是单纯对大理和云南历史上的文化艺术辉煌和其模式、理念的复兴,是世界性的、无国界和无民族界别。它的构想和战略,是将生态与人文价值、人类与自然的回归作为最高价值述求,以实现艺术的回归、生存方式的回归、人类发展与生存的回归,并以全人类福祉和世界多元和谐下文艺的复兴与辉煌为纲领,沿着昔日陆海丝绸之路的文明之慧,将今天“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域的文化艺术之光,凝聚、交融、爆发于此,以 “连接三亚、肩挑两洋” 的云南地缘战略地位为基础,以中华文化伟大复兴、“一带一路”战略及全人类福祉为强大推力,西接地(中)海与西洋、南下岛(印度半岛、印尼群岛、马来群岛等)洲(大洋洲)、东连太平洋岸,点燃五洲艺术圣火,华耀四洋,最终实现全世界的文艺复兴。

产生的主因:

时代背景——社会经济的扩张性过度发展,城市建设发展的无度、无序和居住生态环境和文化环境的日益恶化,人和社会发展与自然矛盾日益加剧。当前社会的功利化、当代人们金钱和功利追求最大化,人性漠视、冷淡等,摒弃良好信仰与传统文化的浮躁和功利氛围等。

物质和生态基础——大理具有最好的城市生态环境,作为一座长期的经贸交通区域中心城市,其中小城市的规模和经济加上外界力量的渗入和刺激,足以保障文艺复兴各要素中的基础物质需求。

文化基础:大理,作为历史上南诏、大理国等六个王朝、政权的都城和当时的“妙香佛国”保存了大量的历史文化和民族文化遗产,以及最具民族和生态性的人文系统,其历史上和文化上的“多元、包容、开放”是文艺复兴必备的重要条件之一。

人才优势:今天的大理已形成了名家荟萃之势,一批享誉国际和全国的文艺大师云集大理,音乐舞蹈大师,国学文化大师,文学家、诗人,美术家和摄影家、影视导演等,以及众多的旅居大理和本土的社会科学家、自然科学家、商业智库领袖等,与13-16世纪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佛罗伦萨人才济济、汇集一处极为相似。加上“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及“将云南建成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的定位,这一优势将更加突出。

地理位置:大理,是东亚、南亚、东南亚文化的交汇之地,是连接太平洋和印度洋的海陆空航线的重要陆港。

重生……复兴……文艺复兴,然而云南固有的地缘战略地位、大理历史上的包容、开放与文化厚重,在新的千年新的世纪“一带一路”战略的构建和实施引来了这一区域“连接三亚、肩挑两洋”中华的、亚洲的、世界的文艺重生,从而一个以全球性的中华文艺复兴为内核、亚洲文艺复兴和华印东方智慧的再次融合创新崛起为核心的新千年世界文艺复兴,将在两洋文明圈相交汇的中国千年国际陆港之大理点然……..

从20世纪末到本世纪初大理一直以来不同于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其他城市,一方面这里具有极其绝版的城市自然与人文环境,其苍山洱海之间特定的城市自然环境及其厚重的多元民族文化和历史上包容、开放的城市精神气质之传承。每一个时代都有一个代表,如14世纪欧洲的佛罗伦萨、19世纪末的巴黎,20世纪西方的纽约和东方的香港、青岛和新加坡、21世纪的中国面向印度洋的则应是大理。

作者:杨周伟

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责任编辑: 岳盛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