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大理频道/ 旅游 休闲
云南古代最著名的山水诗人李元阳
2014-08-27 09:56:05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 张 佐

李元阳(1497年-1579年),字仁甫,号中溪,太和(今大理)人,明嘉靖五年(1526年)丙戌科第三甲第六十五名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历官江西分宜、江苏江阴知县,户部主事、监察御史、荆州知府等职。刘文征《滇志·人物志》载:李元阳“知江阴县,有循良绩。召入为御史,遇事敢言,如止辇承天,诘奸东朝,每每为士林称重。巡按闽中,墨吏望风解缓。遇文人墨士,虽布衣与抗礼,荐举耆逸林富、马明衡等。都试监临,所得士皆一时文选。程文一一出其手,至今为制艺家正鹄。以持正不阿,当事衔之。会以扈从出公知荆州府,筑堤捍江,民镌碑志德。寻罢归。家居四十余年,精研理学,所著《心性图说》,与罗念庵洪先、王龙溪畿相印可。至擒为诗文,森爽潇洒,有尘外致。”

李元阳是古代云南最著名的山水诗人和游记作家。明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酷爱游山玩水的李元阳“以外艰(父丧)去任,遂里居不出。”以后的30多年间,他首先将他的居住地改造成为一个园林,以便悠游林下、寄情山水。他于宅后作“默游园”,郭外作缨江、艳雪二亭台,鉴湖、绿野二楼,日夕读书论道其中。其读书亭近中溪,自题对联:“花间鹤是仙都送;阶下泉从雪涧来。”有友赠联云:“一人林下烹仙茗;万卷堂中听响泉。”接着便四处出游,足迹几达半个云南。

省城昆明是李元阳访古探幽的重点。他从高泛舟滇池,被周边的湖光山色所陶醉,深情地写下了:“不到昆明三十年,重来今日已皤然。担头诗卷半挑酒,水上人家都种莲。山色满湖能不醉?荷香十里欲登仙。碧鸡岩畔堪题字,好把滇歌取次镌。”太华山(昆明西山)的罗汉岩(龙门所在地)特别险奇,《一统志》载:“在太华右,卓立海岸,其南峭壁千仞,常绕白云;其北迤逦幽奥,相传为梁王避暑宫。”李元阳泛舟滇池后,登山漫游罗汉岩,被罗汉岩的险奇所吸引,写下了一首长达200多字的古体诗《罗汉岩》:“湖山飞岩映波绿,石壁插水山不足。舣艇跻攀到上头,下见湖光洗寒玉。寒玉汹涌动席前,二十万顷涵云烟。冥冥一鹤飞不去,天际回翔似有缘……”西山诸峰中,还有一座山峰“状若耳窍,因名进耳。”进耳山上有一座环境清幽的进耳寺,李元阳漫步在进耳寺里,口占了一首七律:“江海闲身得漫游,莲宫一榻喜清幽。湖窥水鉴频疑曙,风度岩廊易作秋。千里遮围山势合,孤帆迢递海门收。禽鱼上下应无数,独羡安眠沙际鸥。”“螺峰拥翠”是明代昆明的六景之一,螺峰山也名圆通山,山下有元代古刹圆通寺,山上亭台楼阁隐现在茂密的树林中,是文人墨客重九登临的首选之地,也是善男信女烧香拜佛的重要场所。一生礼佛并写过许多禅诗的李元阳,曾多次到圆通寺朝拜。有一次,他朝拜毕佛祖,从圆通山南麓陡峭的石壁下登山,被陡峭、多姿的石壁所打动,不禁写下了一首七绝:“铁壁蜷然拥绀宫,曲崖石磴穿玲珑。何年脱下苍龙骨,至今鳞甲生秋风。”

嵩明药灵山,又名秀崧山,海拔2627.4米,是一座风光旖旎、生长着300多种药材的名山,山上有一座很有名气的何有庵。李元阳有感于庵主“白斋师”的为人,特写了一篇《嵩明何有庵记》。该记在称颂了“白斋师”的为人后,还对何有庵的环境和设施有所记录:“按状,庵跨崧山,前为楼阁奉弥勒像,后为观音殿,左为茄蓝殿,右为祖师堂,金碧丹垩,在翠烟碧澜之上。左山为蟠尾,凡三。顾右,则海子三隐三现。”

家乡大理,更是到处都留有李元阳的足迹。他泛舟洱海,观察之细,令人赞叹。白天的洱海是:“洱波三万顷,轻舟泛长风”;夜晚的洱海是:“不见波跳险,但闻摇橹声。渔灯在一舍,斗柄正三更。”;晴天的洱海是“琉璃泻万古,灏气开鸿蒙。风恬水无波,一镜涵虚空。澄明万象丽,照耀金银宫。中流棹讴发,心与境俱融。”;阴雨的洱海是:“风轻雨细一江浪,凫没鸥兴几叶舟。”居住在苍山中溪旁的李元阳,对苍山的描写就更多,更细腻了,从宏观上看苍山是:“点苍山势若游龙,深入烟霞第几重?二十四峰青欲滴,中间一朵白芙蓉。”(《游苍山背白石岩》);从微观上看苍山“玉带云”是:“苍山多白云,鲜妍逗高岊。风吹云缕分,如丝又如缬。悠扬出崦嵫,萦回恋□嵲。暂开非有祛,才定翻成掣。翩然鹏翼垂,郁彼隼旟揭。来封隐士庐,占断苍虹穴。色形稍染日,石碍疑堆雪。须臾风候殊,变态不容瞥。但见翠微间,玉英纷点缀。逢迎似袂连,接续如牵绁。一带縆山腰,玉光同皎洁。横亘百里长,延缘浑如截。曙色欲曈昽,见者为击节。方舆富伟观,此境真奇绝。传图反见疑,欲说难为舌。汉家禅五陵,兹山方隔别。留与山中人,晨夕自怡悦。”(《点苍山夏秋有白云如带,横亘山腰,世称奇绝》)。苍山马龙峰和圣应峰之间的“清碧溪”,是苍山的一个著名景观。那里,自上而下有三潭清澈、甘洌的泉水,称为“水叠三潭”。李元阳曾三次探访这个名胜,并写过一篇《游清溪三潭记》。他在这篇游记中说,清碧溪之水“明莹不可藏针”,水底青绿黑白的石子“丽于宝玉”;还说,若有树叶落到潭中的水面,就会有小鸟立即飞到水面用嘴叼去;“下潭水光深青色,中潭水光鸦碧色,上潭水光鹦绿色。”

漾濞县境内,苍山龙泉峰与玉局峰西麓,有闻名遐迩的石门关。李元阳游览石门关,被石门关的险峻和奇景所震撼,曾写下《石门山行》、《游石门关记》等诗文。《石门山行》是一首七言古诗,该诗长达210字,将石门山的险峻和奇异景观写得淋漓尽致:“石门倚天千仞青,花源崖夹春冥冥。芝墙瑶洞杳莫测,羽衣金节藏仙灵。仙人乘鸾从此去,石扇千年永不扃。上有五城之绛阙,雨旸祈报称明馨,我来窥门入不得,遥寻石磴迂游軿。须臾得到洞天上,拜谒虚皇礼列星。万丈铁崖无尺土,淄泉直落声丁丁。青冥下视不见底,白昼倏忽生雷霆。……”

剑川西南25公里的地方,有一座佛教名山石宝山。李元阳曾两次到此访古探幽,第一次是嘉靖九年(1530年),李元阳陪同被谪戍云南永昌的四川状元杨慎一道登山;另一次是32年之后的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李元阳与弟李元和等人重游。两次游览石宝山,李元阳都写有详细的游记,第二次游览时,他还在石宝山的崖壁上题了这样一首诗:“剑海西来石宝山,凌风千仞猿猱攀。岩唇往往构飞阁,石窟层层可闭圜。恍疑片云天上落,五丁把往留人间。霜痕雨溜石色古,璆琳琅玕何足数?老藤穿石挂虚空,欲堕不堕寒人股。”

宾川鸡足山海拔3240米,是中国五大佛教名山之一,明代时有大小佛寺、庵院100多所。李元阳嘉靖二十五年(1546年)游鸡足山,写有长达2400多字的《游鸡足山记》,对鸡足山的风光、佛寺、僧人有较详细的记录。李元阳游鸡足山,还写有一首五言古诗《同诸人渡榆水上鸡足山大顶》,这首长达260字的诗描写了他与诸人登鸡足山时所见到的许多景观:“乘兴访名山,发掉榆河涘。兰舠辞碧波,跃浪看鱣鲔。……突见华首门,下拜斯为美。古松千尺强,马远画中似。桧枝如建纛,半被雷火死。排空罗汉壁,嵌洞援藤藠。……”

李元阳的山水诗清新、隽永,具有很强的生命力。他曾说:“古今游观题咏,不在园苑则在宫观,不在宫观而在岩洞,皆以山水形状之变无穷,故章句之变亦无穷。然寄墨于园苑者以年计,寄宫观者以世计,寄岩洞者与山河同其永矣。”李元阳的游记大多景不虚设,必在写景中摇荡胸次,写出生生不尽的意来。如游鸡足山天柱峰普光殿,见大殿恢宏,不由得生出了“追维存殁”之情来,“恨殁者长往,存者不再见矣。江山千古,登眺须臾,胜迹既留,音容在目。”(《游鸡足山记》)李元阳游记的另一特点是文有赋心,但又脱去汉代大赋不厌其烦的长篇铺叙、堆砌辞藻的恶习,而具有六朝抒情小赋清新明丽的特点。如《翠屏草堂记》篇幅短小、文辞清丽,就体现了抒情小赋的特征。有人认为,李元阳的游记宗法于柳宗元,且得其神髓,如果就其风格的瘦削、幽远,艺术上的融情于景、铺排收结来讲、李元阳的确是学柳而得柳。不仅如此,李元阳的游记也于法外创新,如风格的峭洁就甚于柳宗元。(大理日报)

责任编辑: 韩焕玉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